弦歌

《有处遁形》 15

老夫的少女心爆发 终于找到个源头释放

卷毛先生:

ooc,勿上升


 


 


第十五章  /往事如烟/


 


时间随着申城入冬,变得越发琐碎起来,它们流动着,像银白色的液体钻过命运罅隙,以不悲不喜的面孔走过无常诸事,转眼间,已经步入十二月底。


季恩刚到申城时,很不习惯这里的天气,她从小畏寒,一到冬天就手脚冰冷,有时候冷起来,会因为冷到钻心的疼而睡不着觉,不过今年新搬入的这间公寓有供暖设施,在王俊凯的“威逼利诱”下,她也终于舍得多花些钱,把暖气给开了。


 


距离程喻元和穆莹的订婚宴已经过去近一个半月,季恩曾经以为那个人对自己有很深很深的影响力,但如今想想,也不过是一些回想起来挺遥远的记忆。


她和王俊凯的关系依然不温不火,每天一起吃饭,偶尔在饭后看部电影,在公司时两人从不说话,季恩担心过会不会被同事撞见他们是邻居,但有这种经济条件居住此地的人好像确实不太多,就算有,也大多是公司高层,不会认得季恩这样的小人物。


时间就在琐碎日常里慢慢淌走了。


 


年底往往是公司最忙的时候。


作为市场部食物链的最底层,季恩这几周忙得不可开交:


市场部的全年总结报告和来年计划都由她来起拟,每天季恩不是在制作报表,就是在修改ppt的表述,以求上级大手一挥,来年给市场部批下翻倍的预算费用。


 


此前谣传的“景市出差”项目被延至元旦以后,市场部有两个名额,季恩看Steve和Cassie每天都在兴致勃勃地讨论,看来主管心里已经有了理想的人选。


季恩没有太多事业心,“得过且过”的精神发挥到极致,她最近最大的愿望就是把几份报告做好,别出什么岔子就ok。


至于市场部到底要派谁去景市出差,老实说,季恩并没有兴趣。


她唯一头疼的是,不知道这出差需要几天,那么多天不能和王俊凯一起吃饭,季恩觉得自己该会有些不习惯。


 


这天申城下起了雨。


王俊凯发短信来告知她自己要加班,季恩便撑着把伞,到公司附近的商业广场来解决晚饭。


走到广场上一看,才发觉圣诞节的气氛已经很浓,满大街都是红红白白的装饰物,大大小小的商家前面都摆上了圣诞树,以广场正中央的那棵最为巨大,挂满了糖果和圣诞帽一类的节日装饰物,走到哪,都有“jingle bells,jingle bells”的歌声。


季恩拿起手机一看,才后知后觉地想起,今天居然是平安夜了。


难怪从早上起,办公室就弥漫着一股躁动不安的氛围,Cassie几个人更是一过五点,就早早拿上包离开了,季恩当时没放在心上,现在一想,圣诞节这样适合情侣的节日,有对象的人都该有约了吧。


有期盼,所以等待也是甜蜜的,时间一到,就匆匆赴约。


季恩独自一人坐在餐厅的座位上,垂首看着面前一盘简单的意大利面,弯唇笑了一下。


真羡慕啊。


 


不知怎得,忽然很想知道王俊凯现在在做些什么。


季恩用叉子送了一口意面到嘴里,另一只手在手机屏幕上轻点,王俊凯的微信聊天界面便跳了出来。


往上一拉,全是像通知一样的“今天晚上不回去吃饭”、“好的”、“今天想吃酸汤鱼”、“嗯”等等,季恩看着看着,忍不住就有些好奇,她还以为自己和王俊凯已经算“亲密”的关系,可是这些文字却像某种铁证一样,显出了隔阂与生疏。


季恩决定偶尔打破一下这样的屏障,便飞快摁下了几个字:


“在忙?”


好一会儿,王俊凯才传来回复:“嗯。”


“那你忙,今天是平安夜,我晚上给你做点宵夜过节。”季恩马上回复过去一行字。


这回,王俊凯的回答来得很快:“你在哪?”


季恩:“恒隆广场。”


“不确定什么时候能走,过了九点就不要等我了。”


季恩的手指犹豫了一下,随即回复道,“好。”


对话便就此结束了。


 


季恩看着那一句“过了九点就不要等我了”,眼神有些放空。


她在想,王俊凯真是个温柔的人,从不给人自己做不到的承诺。


又在想,他今天晚上应该很忙吧,听说技术部门每到大型节假日都会很忙,因为会员系统总是要在节假日做一点特殊调整,别人看起来微不足道的事,实际上背后却有很多人在付出心血,他知道自己大概不能早走,不过也终究不肯武断地直接说一句“不了”。


 


想着想着就有些出神,等季恩再回过神来,意面早就凉了。


本就不算好吃的食物失去热气加分,一时间味如嚼蜡。


于是季恩叫来服务员买好单,便拿好伞,走出了餐厅。


 


***


 


门外是滂沱大雨。


砸在地面上,如一支狂想曲。


早晨出门时就有预警,这种寒冬下的雨简直可谓是季恩的仇人,申城本就湿冷,一旦下了雨,连足底都冻得叫季恩心悸。


她裹好脖子上的围巾,正要撑开伞走进雨里,身边忽地走近了一个人。


季恩扭头去看,在雨汽中显得分外温柔的眉眼便露出了措手不及的讶色。


好一会儿,她才在十二月申城刺骨的寒冷中找回了声音,慢吞吞的,略显生涩的,“……好久不见。”


 


程喻元一手撑着把巨大的纯黑色长柄伞,一手插在风衣外套的口袋里,衣服剪裁很精致,长款,修身,衬得他在风雨里身姿颀长,温润如玉。


他笑了一下,唇边溢出一点点白气,“好久不见,季恩。”


季恩盯着那点白气。


她忽然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可能是在一个世纪以前,也有一个眉眼干净的少年在寒冬里奔跑,气喘吁吁地对她说,“我来晚了季恩,你没事吧?”


季恩不语,只用看不明情绪的眼神打量了一眼程喻元的脸。


程喻元笑起来,“雨这么大,如果没有急事的话,我们找个地方坐坐?”


 


不用了。


季恩很想这么答。


可她有太多的问题想要知道答案,有太多的过去不肯就这么过去,既然雨这么大,这个圣诞节这么冷清,和程喻元待几个小时又有什么关系呢?


反正怎么样都不会更糟糕了。


 


她撇开视线,去看程喻元手里的这把长柄伞,他以前也爱撑纯色的长柄伞,什么颜色都有,独独最爱黑色,季恩不确定这把伞是不是程喻元从前的那把,但她猜不是。


程喻元的伞就像他这个人,表面上看起来没有变化,可不一样都裹藏在最里面。


或者也不能这么说。


也许程喻元本来就不是季恩想象里的那个人,是季恩自己,误以为自己很了解他而已。


 


两人择了商场最顶楼的一间咖啡厅坐下来。


因为是平安夜,即便外头滂沱大雨,咖啡厅内却还是有不少人。


店内装饰着一些简单的彩带和圣诞树,态度很是敷衍地去迎合节日氛围。


程喻元点了一杯蓝山。


季恩只要了一杯热开水,她睡眠质量一直不好,最近虽然有改善,但这会儿已经过了晚饭,如果再喝咖啡,晚上一定会睡不着的。


 


程喻元坐在她对面,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季恩。


她比上一次见面时要圆润了一点——之前真的是太瘦了,甚至比高中那段最艰难的时期还要再瘦上一些。


这些年来,程喻元虽然一直没有见季恩,但也有定期安排人在关注她的情况。


他以为季恩进大学后,虽然生活过得并不算宽裕,但摆脱了那个人的控制,也一直有稳定的收入来源,怎么都不该过得比高中还要糟糕,所以上次订婚宴乍一看,程喻元甚至有些被她的瘦削吓到。


同时也萌生出了一点点愧疚。


他倒从来没有想过,像他这样的人,也会有愧疚的时候。


 


季恩双手捧着热开水,因为烫,故一口一口,像小松鼠一样啜饮着。


温热的水流滑过她的喉咙,稍微缓解了一点寒意。


程喻元看她,皱起眉头,“怎么还是那么怕冷?”


季恩扶着玻璃杯的手指一僵。


不知道他是从哪里看出自己冷的……


不过对于程喻元语气里那股不应该有的熟稔,季恩又不适地皱起了眉头,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含糊地应了声,“嗯。”


 


两人归入沉默。


季恩难得有些按捺不住性子。


她不想在这里耗费太多时间,虽然王俊凯在九点前结束工作的可能性很低,可如果要白白让他等,季恩不太愿意。


便单刀直入,问出最想问的那个问题:“你什么时候回申城的?”


程喻元嘴角一扯,“半年前。”


“为什么要托王俊凯照顾我?”


“他跟你一个公司,我只是让他照应照应你,并没有……”


并没有让他跟你交往更深的意思。


想到这里,程喻元的表情有些冷下来。他不太喜欢这种被抢夺的感觉,尽管程喻元知道,是他先放弃的季恩,所以理论上来说,季恩已经不“归属”于他。


可是那又怎么样呢?只要他愿意,……也不是什么难事。


 


季恩抬眼,抿了下唇。


她想问的还有很多,可又心知肚明,答案只会教她难堪。


所幸程喻元看着她,眉眼里蕴着一些复杂情绪,似乎是过去的那几年他确实把她的脾气摸了个透,所以如今依然只消一眼,程喻元就看穿了季恩的内心活动。


他笑得温和,眉眼弯弯,还有当年几分干净俊朗的模样,“想问什么就问吧,保证如实作答。”


 


可他这么说,季恩却怎么也不愿意开口了。


 


她这一瞬忽然很想跟过去的自己讲和:


算了吧,有什么重要的呢?


程喻元那时候为什么要对她那么好?又为什么要在她痛苦得恨不得真的死掉的时候不说一句话就离开?离开了又为什么回来?还一副情深义重的样子,托朋友照应她?


问题太多太多了。


这些疑惑在程喻元离开的整整六年间,潜藏在季恩的每一寸皮肤里,提醒她,有一个人曾经如暗枝,拉她出沼泽,可又如疾风,从她的血肉里分离,从不肯低头问她一句,愿不愿意?有没有准备好?


 


当然没有准备好了。


她那时候那么信任他,程喻元简直就是她生命里唯一一个象征着光明的东西。


可这光明到底不是季恩能拥有的。


 


她在学校被同学欺负,他把她拉到身后,笑意温和地跟所有人说,谁再动季恩一根头发,可以等等看接下来会碰上什么“好事”;


他送她回家,在巷子口摸她的脑袋,跟她说,别怕,怕的时候给他打电话,他可以一直不睡觉,一直陪她说话;


她又考了年段第一,他买了小蛋糕,还是草莓味的,把蛋糕递给她的时候,他的眼睛亮亮的,是她这辈子看过的最亮的眼睛;


爸爸喝醉酒打她,她身上添了新的瘀青,他气得眉头狠狠皱起来,说要去报警,不能再让爸爸这样对她了;


妈妈忌日,他陪她去墓地,拍拍她的肩膀,说没关系,还有他可以陪着她;


爸爸喝醉酒失手伤了人进监狱,她怕得要命,怕得不想撑到第二个天亮,手一直在流血,他又气又急,在医院里骂她,说她如果再不珍惜自己的生命,这辈子就别想再看到他了。


 


然后季恩努力地活着,却再也没有看见过程喻元。


 


她又抬头去看坐在对面的这个人。


他有和昔日一模一样的眉眼,还是那么好看,像一截日光下乳白色、发光的枝芽。


如果不是后来季恩偶然听到程喻元的朋友议论说,……他只不过把她当小宠物在养,季恩也许到现在还在寻找程喻元,寻找一个乳白色的、发光的少年。


 


但是季恩知道自己从来没有心死过。


只因为程喻元要她好好活着,她便努力支撑了下来,哪怕无数个噩梦迭生的夜晚她蜷在被子里急促呼吸,哪怕被别人嘲讽的每一个瞬间都想死得不得了,哪怕每次想起程喻元这个名字,她都万分不解,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他才会离开她。


 


但是时间是多么可怕的东西啊。


她竟然已经,不再在意他了。


 


季恩想着,甚至露出了一个释然的笑。


程喻元一直盯着她,见季恩这个表情,眼睛有一瞬狠戾地眯了起来,但很快,又被他自然地掩盖住。


他张口欲说什么,季恩却比他更快一步,“我没什么想问的了,说说你吧,——你和穆小姐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呢?上次看到你们,真是郎才女貌。”


程喻元看着她,沉默。


可能有一场夏末暴雨那么长的时间,他才弯起嘴角,若有似无地笑了一下,“明年二月份,元宵节前后。”


 


***


 


“砰——”


车门被阖上的声音。


王俊凯从背倚着的墙上直起身,眼睛微眯起来。


小区外停下了一辆迈巴赫,驾驶座下来的男子身形眼熟,他眼神一凛,果然,接着季恩便从副座上开门下来了。


 


平安夜,技术部门为了给会员开放的节日福利活动忙得不可开交。


王俊凯自己也是紧赶慢赶,才终于在九点前赶回了公寓,然而那个说要给自己准备宵夜的人却不见踪影。


他知道季恩在申城没什么朋友,平时也不爱出门活动,在明明有承诺的情况下却没着家,王俊凯不得不选择想得更多一点,所以才大冷天裹着大衣在小区门口等。


结果季恩没出什么事,只不过是去和程喻元约会罢了。


 


季恩辅下车,许是第六感,马上就注意到了一半脸隐在阴影里的王俊凯。


她眼神的方向不对,程喻元自然能发现,于是一个侧身,也看到王俊凯站在明灭的光影中,朝他们两人的方向慢慢走来。


 


关于王俊凯和季恩是邻居的事,程喻元是知道的。


他有时候也讶异于自己对季恩的关心是否超出应该要有的范围,不过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一旦有个把月没听到季恩最新的生活状态,程喻元就会陷入到焦虑情绪中。


这种情绪六年前就有,连他母亲都发现了。


他虽然在意季恩,但程喻元是个习惯于掌控自己节奏的人,注意到这样的“异常”,他当机立断,直接撤手,就从季恩身边离开了。


不见面就是不见面,六年来他控制得很好。


如果不是王俊凯把她带来订婚宴,程喻元还能继续忍下去。


 


诸多情绪在程喻元的心里翻腾,但他只勾唇浅浅一笑,望着王俊凯解释道:


“在路上偶然遇见季恩,就送她回来了。”


王俊凯表情看不出情绪,“嗯,多谢。”


“我还有事,先走了,”程喻元目光在王俊凯和季恩两人脸上兜转,一顿,再次笑道,“改日再叙。”


 


空荡的小区里,放眼望去,只有王俊凯和季恩两人一前一后地行走着。


脚步声在安静的夜色中显得突兀。


手表指针指向了十点。


被雨水打湿未干的地面滑滑的,裹着十二月的寒气。


 


他们在电梯里,一左一右,各居两端,仿佛中间有一道跨不过去的银河。


季恩扭头,看王俊凯紧抿的唇线。


他在生气,季恩知道,但她不知道该怎么做,因为没能在九点之前回来,确实是季恩不对。


 


电梯“叮”一声,抵达9楼。


季恩看着王俊凯率先走出电梯门,于是便安静地跟了上去。


楼道的声控灯随着两人的踏入忽地亮起来,在一片天地里撒下均匀的光。


两人行至903,王俊凯取出钥匙,正要进门,大衣的袖子被季恩拽住了:


“不是事先约好的,只是聊了聊。”


她声音低低的,但眼睛在吊灯的映衬下如发亮的星星。


王俊凯懒懒地看她一眼,语气平静,“和我没关系。”


 


季恩愣住。


她还拽着王俊凯大衣的袖子,外面那么冷,连厚毛呢外套的袖子都冻得季恩指节发僵。


王俊凯没有把袖子抽出来,但侧脸的线条像冰雕一样冷硬。


季恩抿抿唇,强压着心里一些酸涩的情绪,慢慢把手松开了。


王俊凯却在这个时候手腕一翻,狠狠攥住了季恩的手。


 


风从楼道尽头的窗户溜进,呼呼——呼呼——


声控灯因为长时间的沉默终于暗掉了。


只有很隐约的光亮,勾勒出了王俊凯眼睛的弧线,像一只易怒的苍鹰。


 


他朝季恩走进一步,然后低下脑袋,在女人散发着香气的耳际轻轻低喃了一句:


“别再跟程喻元往来了,季恩。”


季恩近似于被他揽在怀里,眼睛愣愣地直视着走廊尽头的那扇窗户,外面是墨色一样深沉的夜空,黑压压的,雨后不肯散去的乌云。


王俊凯低沉的声线把她紧紧包裹在其中。


 

“你是我的。”

 


TBC


 


 


 


 


 


由于诸位爱的鼓励,这章爆了字数,虽然怀疑下一章也依然要卡壳……


你们的男二芋圆是个病娇,写着写着居然要爱上了()当然最苏的还是我们王总监!过几天见啦!

评论

热度(2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