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歌

《有处遁形》 38

超超超超可爱

卷毛先生:

ooc,勿上升


 


 


第三十八章  /不再让你孤单/


 


季恩是个很早熟的人。


她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自己一个人吃饭,自己一个人上学,回家以后马上乖乖地写作业,家务活也是早早上手,姨母总是说她懂事,但季恩知道,她只不过是根本没有不懂事的资格。


她可能也曾经是个开朗爱笑的小孩子吧,但长大以后,就变得敏感麻木起来,“敏感”和“麻木”明明是两个完全矛盾的词汇,却微妙地融合于季恩的性格当中。


 


她把被喝醉酒的爸爸殴打、被同班同学嘲笑、被不认识的人恶作剧都通通视作人生必经的一部分,没什么大不了的,就像人要喝水猪要睡觉一样的寻常,因为只有这样,季恩才不会时常性地觉得沮丧,觉得生活糟得让她想死。


于是季恩努力把自己变得冷漠,摆出一副毫不在乎或习以为常的模样,好像这痛落在一团已经被揉得乱七八糟的破布上,就能削减掉那层锋利的疼。


可她又对某些眼神、某些言语,几乎是自己都憎恶地敏感,如果没听见多好,如果没发现多好,如果今天早点回家多好,如果,如果。


 


年少的季恩用尽全力生长,直到遇见了程喻元。


她并不意外自己会喜欢上他,季恩想,她根本找不到任何理由来说服年少的自己不喜欢上程喻元,就算再重来一百遍也一样。


于是她看似小心翼翼,实则疯狂地把一切美好想象都寄托在程喻元身上,她从程喻元那里汲取“爱”,汲取存活的动力,所以当这动力骤然崩塌,季恩就垮了。即便时过境迁,但那种坠落的感觉太可怕,午夜梦回间总令她满身虚汗,惊吓醒来。


 


然后季恩遇见了王俊凯。


这个人看起来刻薄讥诮,可坚硬外壳下面却裹着软到不可思议的灵魂,他笑起来天真得很,会摸摸她湿掉的头发叫她要记得吹一下,会把唯一的拖鞋踢掉给她穿,自己却赤足踩在冰凉地面上,会在别人对她冷嘲热讽时威风凛凛地出现,会专心致志地只为抓一个白兔布偶给季恩,会在漆黑的电影院里握住她的手,跟她说没事了。


他太温柔了,温柔得就像一阵虚幻的风。


也因为是他,是他做了个梦给季恩,所以季恩选择理解一切,王俊凯一开始讨厌她也好,一开始只是为了报复程喻元也好,通通都没有关系。


 


——她以为她能理解。


 


可事实是,当王俊凯拥着她,跟她说这些傻得不能再傻的话时,季恩却忽然鼻头一酸,明白过来了。


她从来都不是不能理解,就是因为她一直在试着理解,所以到后来……


季恩觉得好委屈。


委屈得甚至自己都不知道,她应该要觉得委屈。


 


为什么她就活该被这样对待呢?


她明明已经很乖了,从来不顶嘴,从来不多生是非,从来不乱发脾气,可是为什么,有些人依然随随便便就离开了,而有些人,一开始也只是因为要报复别人才跟她亲近。


她也想有人对她特别特别好,他们从一段回想起来会偷笑的邂逅开始,每天都有很多没有营养的话题要讲,他会摸摸她的头,牵她的手是温热的,他不用做太多,她可以做好吃的饭菜给他吃,然后在暖融融的日光下面,那个人歪着脑袋跟季恩说,“全世界最喜欢季恩了。”


 


王俊凯不是没有表白过,他也说过很多或真或假的情话,有过很多季恩细心珍藏的温柔细节,但季恩太没有安全感了。


她不敢相信那些带有风花雪月色彩的东西,只能自己一个人暗暗较着劲,想相信,又不能相信。


可是现在,她窥探到了某个不容辩驳的佐证——她偷偷藏到很深很深的心底的男孩,醉了以后像一只肚皮白白的小猫,他忘记了好多平时要带、甚至已经成为他的一部分的面具,只搂着她,近乎傻气地胡言乱语。


该怎么去形容这种感觉才好呢?


她跃入了一片毛绒绒的棉絮团里,周身被日光晒得蓬松,心软得一塌糊涂。


 


季恩死死抿着唇,眼圈渐渐红了。


耳边的声音还在继续:


“季恩,我的季恩……”


喝醉了酒的王总监面色有些酡红,抱着季恩喃喃了好久,又把人拉出怀里,歪着脑袋看她。


他的神情傻乎乎得很,像一个因为好奇而分外认真的孩子。


季恩明明知道王俊凯现在神志不太清醒,但还是忍不住撇开了视线,生怕对方看出来自己的情绪,可她刚一扭头,王俊凯便双手捧住季恩的脸侧,不让她躲开。


季恩被他定着,只能用力往回憋眼泪。


王俊凯慢慢蹙起了眉,声音还是那么地天真,可却多了一些烦恼似的,“你怎么了季恩?不开心吗?”


说着,他又伸出拇指,擦了一下季恩眼眶边漫出来的水渍。


季恩不好意思,挣了一下,但没挣开,便由着醉得性情大变的王总监慢悠悠帮她擦眼泪。


 


王总监擦好以后,又开始盯着季恩看。


季恩这下不想再迁就他了,便转了转被王俊凯抓住的手臂,想要从沙发上站起来。


可王俊凯执拗拉着她,不让她动。


“不许动,”他跟季恩说,说着还甜甜地笑了一下,“我要好好看看我们季恩。”


季恩:“……”


刚刚那点感动情绪硬生生被王俊凯逼退了些。


她拿喝醉的人没办法,也就不抵抗了,等着王俊凯接着往下说。


于是王总监乐呵呵地抿嘴笑了一下,眼睛弯成两道好看的月牙,若隐若现的猫纹在苹果肌上凹了进去。


“嘿嘿。”他笑。


季恩无奈地看着他:“……呵呵。”


 


可能是她勉强勾着唇角笑起来的样子戳到了王总监某个隐秘笑点,王俊凯忽然放开她,一边捂着自己的肚子,一边靠在沙发上“哈哈哈”大笑了起来,直笑了有快半分钟,他才舍得消停下来,又一副笑累了的模样,嘟嘟囔囔,自言自语总结了一句,“我们季恩真是太可爱了。”


从头到尾都在忍着翻白眼冲动的季恩:“………………”


 


她原以为王总监这么耗体力的一通大笑,总该准备准备去睡觉了,没想男人忽然“咻”地一下,又从沙发上蹦了下去——真的是蹦,一转身,就把季恩猝不及防给拦腰抱了起来。


季恩这会儿是真的崩溃了:王总监今晚到底喝了多少酒?他喝醉以后会变成神经病他自己知道吗?


一不小心就可能被醉鬼摔出去,季恩连忙搂住了男人的脖子,手掌底下传来热乎乎的温度,她抬眼去看,正对上王俊凯亮晶晶的眼睛。


 


季恩实在很容易心软,这会儿对上男人的眼睛,思路又开始跑偏了:王俊凯小时候是不是特别爱撒娇啊?这一副等着全世界都来骗我的小模样。


王俊凯对上季恩的眼神,得意地扬了扬下巴,“我好不好看?”


“好看。”季恩愣了一下,决定配合他。


王总监就露出得意的小虎牙,哼哼唧唧道,“哼,我就知道。”


你知道个什么啊。


季恩忍不住在心里失笑。


 


王俊凯一溜烟就把季恩抱到了卧室里,像小时候女生对待洋娃娃似的,给她换睡衣,帮她盖被子,过程中,季恩数次表示自己来就可以,但清醒时的王总监不好说话,喝醉酒时的王总监就更难沟通了。


这么好一顿折腾下来,季恩终于“被”好好躺在了床上,扭头无奈地看着蹲在床边的王俊凯,男人单手撑着下巴,表情兴奋。


她犹豫道,“你……不睡觉吗?”


“乖,我等你睡了再睡。”王总监说着,还伸出手拍了拍季恩的被子。


 


季恩头疼得要命,简直要被醉酒状态的王俊凯逼疯,想了想,只好试探着说道,“可是……我想跟你一起睡觉怎么办。”


“真的吗?”


事实证明,王五岁真的很好骗,季恩这么说,他马上皱起了眉头。


一会儿,可能是自己在心里说服了自己,才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走到床的另一侧,飞速换好衣服也钻进了被窝,然后从背后紧紧把季恩搂进了怀里,又问道,“那这样你可以睡了吗?”


季恩真的,她觉得她下一秒就要忍不住一拳把王俊凯揍晕了,这个问题难道不是该她问的?


 


但和一个喝醉酒的人计较不是季恩的风格,她眨了眨眼睛,拍了一下王俊凯搂着她的胳膊。


王俊凯松开了些。


季恩便转身,面对着王俊凯。


 


被窝里其实并不温暖,进屋前没开暖气,一月份的申城有冻人气温,但王俊凯身上却稳稳传来热度,像一块人形火炉。


此刻王俊凯见季恩转过来,一双眼又笑眯了起来,“季恩,季恩。”


他只小声地叫她名字,又不说更多的,好像光“季恩”这两个字,就值得放在唇边反复念叨,说再多遍都不会腻似的。


季恩被他说得烦了,没好气道,“还不快睡觉。”


 


王俊凯却忽然嘟起嘴,表情委屈了起来。


季恩感觉自己就跟欺负了一个小孩没两样了,登时满满的负罪感。


正想伸手拍拍他聊作安慰,手还没伸出去,王俊凯便眉眼低垂着,极小声地说了一句:


“……对不起。”


 


对不起。


季恩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对不起什么?”


王俊凯抬起眼,他眼尾有浅浅的粉,特别好看,像春日树梢的浅桃色。


“季恩这么好,我也喜欢季恩的全部的,才不比程喻元差呢。”他揉揉眼睛,语气里掺了点委屈极了的哭腔,可眼神却认真得出奇。


“……”季恩怔愣住。


就听得男人的声线继续说下去,断断续续的,偶有哽咽的声音,“我今天想,想了很久,他给了你美好的开始,我没有……但我,我——”


他表情忽然添了些焦急,“……我以后的每一天,都会加倍对季恩好的!”


说到这里,王俊凯语调又慢慢低了下去,“过去我没办法弥补,但以后我会对季恩很好的……特别好,非常非常好,……所以季恩不会讨厌我的对不对,不会留我一个人的,对不对……?”


 


像是一阵狂风吹过草丛,细细簌簌的音浪响彻空旷原野,季恩的眼睫毛疯狂颤动起来。


王俊凯的眼睛里慢慢流出了一点光亮的东西,哭腔显得愈发明显,“季恩,季恩……”


他又开始喃喃说着季恩的名字,像没有安全感的人在寻求某种精神支柱。


季恩沉默了好久,都没说话。


 


王俊凯隔着眼睛里的水汽看季恩,表情渐渐迷茫不安起来。


季恩便凑上去,亲了一下他脸颊上的水痕。


那水痕有一点点咸,季恩退开时,王俊凯的眼睛半眯了起来,大概是情绪发泄了一通,酒劲上头,他这会儿终于反应慢半拍地开始觉得困倦了。


 


在男人彻底阖上眼睛之前,季恩抿着唇低低笑了一下,凝神看着王俊凯灯光下安静的睡颜,下睫毛还挂着湿漉漉的水珠,实在惹人怜爱得很,她看着,又忍不住凑上去亲了一下王俊凯的额头,张口说了几个字。


只是那声音仅是微弱的气流声,只有天知,地知,还有季恩自己知道。


那几个字在说,“嗯……我在。”


 


TBC


 


 


没能准时抵达的更新,是撒娇俊和哭包俊

评论

热度(303)

  1. 等猫人卷毛先生 转载了此文字
    妈妈呀,我的王总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