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歌

#凯我# 生长痛73

看到哭

浪漫血液0921:

73  [ 最初那一天 ]


为换宠妃一笑烽火戏诸侯,王俊凯总不相信世上能有这样的事,没想到自己此时此刻居然想效仿昏君祸国。王俊凯在脑子里过了瘾,就要把持不住的时候险而又险地悬崖勒马。后天的会议推不了,王俊凯家国两难全,真是急的火上眉毛。


许今仿佛看出他的举棋不定,很善解人意地说是自己定的太仓促,容后再议也可以。


王俊凯更急了,生怕好不容易的机会又被他搞砸,心惊胆战地看着“对方正在输入”,不知道能不能给自己争一个“死缓”的判决。


“你还没说今天去哪了呀。”


不是“那你忙”,不是“哦算了吧”,王俊凯抓紧时间平复了一下心情,迅速地把自己这一天浓缩成半个屏幕能塞下的微信。等发过去的瞬间王俊凯突然后悔了,自己不应该一口气全说完,而是说一半留一半,循循善诱细水长流,这样才能多聊一会。无奈王俊凯写码练出来的手速和思维都十分可观,言简意赅不绕圈子地把事情讲清楚之后,也把自己的后路堵得严丝合缝。


甚至没来得及透露一下自己的公司叫“隽兴”这种关键信息。


许今不在意,甚至在王俊凯抓耳挠腮之际找好了接下来的话题,一刻不停地聊了下去。王俊凯上楼回宿舍,换衣服,连洗漱的时候都有源源不断的微信进账,王俊凯半叼着还在冒泡泡的牙刷,随意地把沾湿的手在身上擦了擦,实时待命。


回顾经验不甚丰富的恋爱路,王俊凯发现自己从前的经历都不大符合常规。他和许今算不上一见钟情,从一开始时常互相顶撞,你一言我一语地争吵,连两家以往的情分都压不住。后来王俊凯不自量力地介入了许今的人生,哭过笑过痛过,但没放手过。


所以哪怕他们之间好似停摆了将近两年,王俊凯也从没动摇过想和许今继续走下去的决定。


他甚至相信自己的心上人也同样坚定。


爱人不疑。


王俊凯和许今谈恋爱至今从来没有聊到这么晚过,晚到熄灯之后王俊凯躺在床上还要再下去拿充电宝的程度。除了手机行将就木,王俊凯本人也困得不行,无奈虽无良辰美景但美人如花隔着客户端,还是凭着强大的精神力坚持下来了。


话题聊得很宽泛,随便牵起什么由头就能聊到手机发烫,王俊凯后知后觉地发现许今那边回复的越来越慢,突然心里一紧。这小丫头今天走了快三万步,不晓得又去哪里野了,现在一定累得前仰后合想睡觉,于是只好收起满心不舍,哄她快点睡。


谁知许今根本不需要哄,王俊凯这句话发过去之后就石沉大海没有回音,他等了十五分钟,猜想许今肯定是一直强撑着,估计现在抓着手机就睡着了吧。


他的心疼无处安放,说给这花好月圆听。


 


实不相瞒,许今第二天早上听见催命的闹钟时真是要用尽半生的好脾气才能克制自己不去砸手机。她有些头重脚轻地下来,脚步虚浮地去洗漱换衣,和镜子里那个脸色苍白眼神空洞的女鬼对视三秒,然后有些走投无路地用粉底遮黑眼圈。


之前许今想让王俊凯后天来找她的话不只是随口说说的,关于这个项目她自告奋勇地揽了前期繁重得要命的准备活动,于是无论今明两天的见面成功与否,许今都可以放假休息。至于为什么只选前期,是因为许今觉得有王俊凯在的项目一定会成功,所以不用她操心。


怀着这样对男朋友莫名自信的态度,许今心情愉快地跟着崔琳去谈合作,当一个端茶倒水的小角色作壁上观。然而这壁着实有些高,她们一行人被前台晾在接待室喝茶水,上观是观不成了。


等待的时间总是难熬,崔琳身先士卒地歪在沙发上刷手机,许今也难免有些倦怠,想出去活动一下,但苦于不知道如何找借口。说去洗手间可能有些太不礼貌了,许今还没能把这句“我想……”续全,崔琳头也不抬地挥挥手:“去吧。”


许今哀其不争地抿了抿嘴,还是什么话也没说地出去了。


许今方向感不好,在楼里很容易就丢了方向,眼前这个及其朴素厚重的木门起码已经在她眼前晃过三遍。刚第四遍的时候大门突然毫无预兆地打开,许今猝不及防地和里面的人打了照面,发现来人她居然还有过一面之缘。


季风的堂哥季翰平。


当时许今替季风拉架的场面实在惊心动魄,季翰平记着这个小姑娘好多年,所以当场就认了出来:“许今?真是好久不见啊。”


许今有些生疏地跟季翰平打招呼,叫翰平哥不太好意思但叫季总又开不了口。


该公司的老板仿佛是特别有求于季翰平,听见许今和季翰平时旧相识立刻脸上乐开了花,很想找个角度见缝插针溜须拍马,旁边的秘书顺势提醒:“这是隽兴科技来谈合作的。”


许今耳根一动,仿佛听见了什么了不得的名字,然而还没等她捕风捉影,就先被老板劈头盖脸的虚假热情包围了。季翰平见惯了这种场面,游刃有余地从中牵针引线,硬生生把还没见过几次面的许今形容成了颜值高能力强的大学霸。


这种级别的表扬许今还没经历过,靠近季翰平的那半张脸已经红得烧起来了。没曾想另一面站着的大老板有过之而无不及,一层层地往许今身上贴金,于是她整个人灿烂成了一道国菜:西红柿炒鸡蛋。


季翰平是想还她当年帮季风的人情,大老板是想顺水推舟讨好季翰平,而许今夹在中间一心只想着怎么把她们的项目推荐出去,三人间暗潮汹涌,直到季翰平先行离开,隐晦地向许今挤了挤眼睛。


大老板见此情形更加不敢但慢,稍作休整就把许今一行人请到了会议室里。


过程自然是十分顺利,许今把高层人士看不懂的诸多算法细节翻译得巧妙,隽兴科技的产品功能完善价格合理,就算不合理也能被老板硬说成合理。在一场毫无抵抗的战争过后,对方公司和崔琳敲定了大方向上的诸多条款,今天剩余的时间把会议上增减的内容拿回去分别讨论,明天再议,合作就这么突然而迅速地推动起来。


走出对方公司大门之后,许今无事一身轻,而崔琳却难得沉默下来,心里盘算怎么把节外生的枝不动声色地折下来。


回去汇报成果的活轮不到许今这种实习生来做,于是她悠哉悠哉地回了自己工位,等前方传来老板的嘉奖。


 


崔琳心事重重地在A座办公室外面等着,王俊凯在机房做系统调试和优化,除了两点多钟吃了口热汤面,整个人就是活脱脱地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但也好,崔琳充分利用这段时间把许今做出来的成果整合凝练,再加一些似是而非无伤大雅的说法,成功地移花接木,好像许今查无此人一样。


然而王俊凯明察秋毫地仿佛额头上顶着月牙。


“这么简单的过程就能谈下来,那你们之前三个月的徒劳,是在向我证明我花钱养了一帮巨婴吗。”王俊凯后靠在椅子上,整个人有了淡淡的凌厉感。


崔琳支支吾吾,不管怎么回应都不合适,可惜王俊凯并不打算让崔琳表现临场编瞎话的技术,于是直截了当地开口:“你们组里新来的实习生,是谁?”


王俊凯听过很多次“许今”这两个字。


曾经是一班男生在变声边缘的喊法,毫无美感,让这两个字一直蒙羞到仓颉造字之时。王俊凯那时候不愿意大声说话,平时总是压低嗓子,让这两个字有些粘连低沉,平白无故就能品味出深情来。以至于他真正动情时,便缠绵地一发而不可收拾。


也有女生玩闹时叽叽喳喳地笑声,说清脆也好,说吵闹也好,王俊凯总能再一堆高分贝地字符中间拎出这两个字,试图分清前言后语。老高连名带姓叫许今的时候,王俊凯几地浑身一抖,不知道她又闯了什么出圈的祸,久而久之就条件反射了,好像许今是他另一个不为人知的名字。


再后来是听见许家父母叫的时候比较多,许爸爸是威严的慈爱,许妈妈是严格的关心,王俊凯最开始很忐忑不安,怕对不起这份十几年来隐秘而伟大的亲情。


但他没怎么回忆自己开口时的声音。


似乎听人说过,如果录下自己说话时的声音再重播,其实是惊讶而陌生的。因为太习以为常所以忽略,因为传递的路径不同而格外厚重,因为……旁观者清?


王俊凯脑子里被这些纷乱的念头挤到爆炸,后台运行告急,于是强行暴力清空,只留下他刚刚听见许今名字时的感觉。


像天光乍破,像春山逢绿,满屋子里的阳光全都碎成金粉。


 


王俊凯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像小姑娘似的在镜子面前比来比去,就为选哪套西装比较好看。哦当然,小姑娘也不会给自己选西装的。但她们也可以给男朋友选啊。差不多嘛差不多,我这是穿去给女朋友看,可以理解。你说理解就理解咯。


要给自言自语打分评级,王俊凯刚才这段表现可以说是十分满分的十分了。


过程就是一段终止条件写不明白的循环,主要步骤为:穿衣服,照镜子,梳头发,原地转一圈,脱衣服,捡起下一套。


忙成一个自带更新配饰的陀螺。


其实明明可以赶在还没下班的时候去C座看一眼的,王俊凯站在镜子前面出神,自己可能还是有点怂,毕竟当时分开时自己一事无成,如今想把目光投回C市的壮志还未酬,怎么看都矮了一截。


如果是在真金白银地签合同的时候王俊凯揭露身份,是不是有一种“看,这是朕替你打的天下”的感觉。


中二。


王俊凯抓了抓头发,觉得事情有点难办。按照许今的脑回路,王俊凯说不定还要解释一下她进公司这件事情自己真的不知情,也没暗箱操作替她铺路之类的行径——王俊凯要有这个能耐就不至于三个月以来都一筹莫展了。


所以王俊凯也有点好奇许今到底是怎么办到的,他的女孩怎么这么厉害啊。


那些天莫名其妙标高的微信步数,困到聊着天都能睡着,以及C座夜晚也亮着的灯,王俊凯想到这些,心里一热,恨不得那这份温度把他们分离的最后一夜烧短。


 


但王俊凯连步子迈多长都考虑清楚的好心并没有好报,他冒着把自己沉城长颈鹿的风险四下打量,可就是不见许今的身影。甚至连崔琳都不在,王俊凯有些意外地发现秦泽宇居然在现场,可见此人好大喜功,见荣誉就上的作风实在深入骨髓。


许今不在,对方老板的热情骤然减退许多,针对项目里的条款简直是分毫必争,是钻进钱眼里的精明。王俊凯和郭怀兴打起十二分精神,在敌人的明枪暗箭里谈条件。她们经验不多,据理力争得十分狼狈,中场休息的时候已经口干舌燥汗流浃背。王俊凯强行应付着心理和胜利的不适,在会上分神想到等会这身精心打扮得衣服或许是用不成了。好在寝室里邹浦还在,王俊凯偷偷在桌子底下远程遥控他送一套昨天试过的衣服过来。


邹浦深知王俊凯颜值的杀伤力,因此并不打算锦上添花,从衣柜里随手抽了两件休闲装一配,颇有几分初出茅庐还不懂穿衣打扮的毛头小伙的样子。


王俊凯告别众人后匆匆往回赶,任风吹乱他头发,骨节分明的食指一勾解开了缠绕的温莎结,顺势往下和拇指凑在一起搓开了头两个纽扣,被迎面而来的风吹得暖洋洋。


感觉一切正在悄悄回到最初那一天。


在分班名单上看见你名字的那一天。


 


许今对于自己被临时替换这件事颇有微词,然而是那种自己说给自己听的微词,因为她的上司此刻也同样坐在工位上留守,说不定着还是更高一层的决定,许今人微言轻不好乱说话。所以许今非常给面子地盯着电脑衣服聚精会神的样子,其实已经静音放了好久的电影了。


电影色调很美,剧情不急不缓,几乎让人忘了身在何处,似乎下一秒就是转折,也似乎就这样长长久久直到永远。


许今快不能呼吸了。


因为她看见王俊凯的眉眼从一众混沌的背景里跳脱而出,如同闪亮星辰一般照亮暗沉天幕。原本静音的默片此刻突然响起了缠绵不息的弦乐,电影和现实交错重叠,王俊凯脚下踏着山海而来。


王俊凯有些紧张,声音不自觉地颤抖:“不是让我来找你吗,我心急,提前了一天。”


 


许今在不甚舒适的转椅上窝了小半天,肌肉有些擅离职守,导致她猛地站起来的时候脚步虚浮,差点腿软直跪下去。王俊凯再也顾不上紧张,凭着大长腿三步并作一步地冲上来扶她。


许今浑身一颤,说不上是久违的皮肤接触作祟还是身后崔琳倒吸一口冷气的声音太重,但就其结果都是她和王俊凯大眼瞪小眼了三秒,然后许今猛的扭头跟被惊吓到的崔琳说抱歉。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这是我男朋友,他……唔是来找我拿东西的,我们这就出去。“


王俊凯笑开,眼睛弯成很漂亮的弧度。


于是崔琳显得更惊吓了。


许今不明就里,随手抄起桌面上一份文件,用空闲的手拽着王俊凯的手腕拉出了办公室。


磨砂的玻璃门在他们身后缓缓关闭,把两团身影模糊得暧昧不清。


 


“你怎么突然过来也不和我说一声,吃饭了吗?没有的话我等会带你吃这附近得好吃的。你不用上课吗?不对,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儿的?你问袁艺秋了吗?哼,这丫头吃里扒外也太过分了吧。”


王俊凯猛然靠近,两人之间只有鼻尖碰鼻尖的距离,许今没有躲。


“怎么这么多问题,我告诉你问题多不如放手做哦。”王俊凯生搬硬套出心灵鸡汤。


许今歪了歪头:“什么?”


角度正好,天赐良机,王俊凯把声音压到最低:“既然你重新给了我名分,我就要行驶男朋友的权利。”


然后他拿过许今手里的文件,撑在玻璃门上挡住了门里众人打量的视线,于是大家只看见王俊凯的皮鞋上前了半步,然后再无动作。


王俊凯亲吻着许今的嘴唇,温柔地寸寸封印,闭上眼睛虔诚地唇齿相依。


许今被他亲得浑身发麻,心跳几乎是要崩坏得频率,眼冒水光地横了王俊凯一眼。


“久别重逢,情不自禁,难以自持,肖想良久,这几个理由,再加上我爱你,你随便挑。”


王俊凯仰头,留出说这句话的空间,然后在许今张口的瞬间把答案吞吃干净。


 


天气正好,适合久别重逢。


天气正好,我爱你。


天气不好,我也爱你,甚至更爱你,连老天那份也要给你。






——


后半夜的极速更新,没看有没有错别字,希望大家捉虫,希望大家打电话。最近的私信都有收到,但实在是太忙了,也不想仓促回复大家的心意,请给我一段时间,十分感谢!



评论

热度(87)

  1. 弦歌浪漫血液0921 转载了此文字
    看到哭